装载机配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装载机配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蔡康永THESIMPLELIFE简读人生张云儿

发布时间:2020-10-18 17:32:57 阅读: 来源:装载机配件厂家

红得一塌糊涂的主持人,搞怪的设计师,每场签名售书会都里三层外三层挤得书迷们直呼“没法呼吸了”的畅销书作家,“不乖小王子”蔡康永的身份多元到令人惊讶,但这位似乎本该忙得团团转的大忙人却大笑着说自己的生活简单的不得了,还理所当然地说自己“一直只在做一件事情”。

图注:红色条纹大衣、黑色条纹短裤 SIMONGAO黑色高帮翅膀球鞋adidas Originals by Jeremy Scott

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停下匆忙的脚步,缓解疲惫的心灵……对蔡康永来说“简生活”并不意味着单纯的“加法”或者“减法”,“简生活”意为着更多的可能性——只有拥有可能性,你才能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

嗨,别想得那么复杂!他的《康熙来了》,那“鬼马”之风每每让观众捧腹大笑,乐不思蜀,“CAI”鞋、“CAI”衣更是将“腹黑”进行到底,动着“歪脑筋”地在上面大做文章:他“小小邪恶”地在一款名叫“已成回忆”的鞋子内衬鞋底上写下“你是我的回忆”;在“CAI”衣的心脏部位或者袖口那偷偷放上爱情短信,于是,这些都成了女孩子们心中的小秘密。哦,对了,他还将那些和爱情相关的“短信”串在了一起,又出了一本新书,虽然他一直觉得这事他自己也挺意外。说他是主持人、设计师和大作者,一定不会有人反对,毕竟在每个领域里都那么成功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但没想到第一个跳出来为自己“鸣不平”的却是他自己,“其实我一直只在做一件事情。”他对自己那多重的身份很不以为然,跨界对他而言也似乎毫无压力,“我用想象力去主持,用想象力去写作,用想象力去做设计。”相反的,他认为最辛苦的职业、最多重的身份反而是做了妈妈的职业女性。他说他曾经在一个纪录片里看到过这些妈妈的生活,“她们的一天让我觉得很惊吓,没错,是惊吓!”他认真地解释起原因来,“她们每天都要早起,做早餐,送孩子去上学,自己上班、下班、买菜、接孩子回家,烧饭,陪小孩玩,还要教他们做作业!”蔡康永觉得她们所具备的多元能力是他所没有的,而他认为他这么多年来只是一直用想象力去做着同样的事情。瞧,他自己就将自己给总结好了。也许未来他的身份还要多加一重。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拍电影,少年时期还曾买过一本叫《世界著名电影导演全集》的书,每长一岁都爱翻翻那书,看看那个年纪有哪些导演拍了什么电影,然后梦想着自己也要那样。“结果就一直这样翻,越翻越老”,他哈哈大笑。他说自己接下去的计划是拍一部低成本电影,“这样就算没有得到很多院线的支持,也不会害到投资的人。”他一脸认真地说道,坦诚得彻底。蔡康永觉得无论去做什么事,首先都要让自己开心,这样才使得上力气去做事。而无论是做主持人、设计师、作家还是打算开始投资拍电影,这些一般人看来困难重重的事情,对他而言,似乎也简单得如同吃饭喝水般。他只做自己想做的让自己开心的事情,难怪在他心里他会认为自己天天“只在做一件事情”,如此简单的思维却是我们给想复杂了。“简”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如今,“简生活”的概念对于人们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尤其是对工薪族们来说。越来越多的人希望能够停下匆忙的脚步,缓解疲惫的心灵,过上能让自己舒展心情的“简生活”。对蔡康永来说,“简生活”并不意味着单纯的“加法”或者“减法”,“简生活”意味着更多的可能性——只有拥有可能性,你才能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蔡康永说,“简”意味着欲望的减少。他说小时候很讨厌别人提起“成功”两个字,总觉得这两个字身上多多少少带着些压迫的意味。虽然没有人规定他必须成功,他也从不去想有可能失败的这件事,一切都顺其自然,但他却明白,想要过“简”生活是离不开物质基础的,不是说物质条件有多重要,物质条件好就一定能过上简单舒心的生活,而是没有这个做支撑的话,人会不得不屈服于现实。“如果你有十万块钱,那么你是打算存钱买房子还是去环游世界?”他觉得这两者虽然都可行,但若是用这笔钱去环游世界,可能花掉的就是接下去3 年的自由时间——虽然在这道选择题中,从来不墨守成规的他肯定会倾向于后者,但他也同样很清楚这种做法所面对的悲惨后果:接下来的3年,他不得不更努力工作,再去赚钱,所以每次都是拿不自由换自由。“这种做法会令我失去很多对于人生节奏的掌控”,所以骨子里,他并不喜欢这种单项选择题。“我觉得只能够想一件事情:你必须拥有可能性。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可能失去很多可能性,你不得不对生活做出妥协——并不是说钱有多珍贵,而是钱允许了可能性的存在。”他现在只主持《康熙来了》,但若有生活的压力,他或许不得不再主持5 个其它的节目使得他做其它的事情的可能性减少,也不能再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写作或者设计东西,因为他所有的时间都被占用了。“那我肯定不能像现在过得这么开心喽!”在蔡康永看来,这种“简生活”的可能性并不只是意味着你该尽可能地拥有选择的主动权,而同样也指的是生活态度:让人生拥有更多的可能性,给自己更多的机会去体会不同的人生。这样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什么样的生活适合自己。当然了,鞋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不去寻找,不去尝试是很难下定论的。“不去普罗旺斯住一周,你就不会知道那儿是不是这个世界上你最想要住的一个角落。”因此,他总是不鼓励别人去接触早就非常熟悉的东西,而且呼吁“不要总是买畅销书”!——虽然他自己就是个畅销书作者。“只有读很熟悉的东西、很认同的东西,你才会看得很快。而用一个你很熟悉的方法,讲一个你很爱的故事,不管是武打片和爱情片,你都会很开心,但这样是不对的。” 他认为这样给自己的可能性太小了。当然,他也不认为每一种新的体验都要去尝试,主要看是否值得去做。“如果你去了海边,知道自己不喜欢海边活动,那么你就不用尝试冲浪什么的,你可以去种花。所谓简单,你就是要明白什么对你最重要,最珍贵。然后只享受那一块就好了。”“CAI”式哲学永远是这么简单,这么宠爱自己的本心。“CAI”式的“举一反三”哲学曾经当过时尚杂志总编的他,对于生活一直有着自己的价值观。他可以很容易地穿一件衣服十年以上;他喜欢车,觉得一辆就够了,“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车都很迷人,但我一次只能开一辆。”——他这么解释他的价值观。而且众所周知,他非常厌恶那些写着“死前一定要去看的100 个地方,一定要吃的100 道菜,一定要看的100 本书”的广告。他认为自己到死也不会去那些地方,到死也不会吃过那些东西,更不会看过那么多的书。“就是你不用等我死后来验证,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我死前不会去那么多地方,我死前不会开过那么种车,吃过那么多东西。”所以,他去旅行的时候,会很放心那些他没有看到的东西,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东西他一辈子也看不完。也许,很多东西也是他看过,别人却不知道的,这谁又说得准呢?比如他去日本时,那里的书店动不动就有7 层,他一般会坐电梯到7 层,慢慢晃悠下来,一层层看,大概知道自己最想要去的地方后,就只专注地在那个地方看书。不是他不想去逛别的地方,只是他知道他一天也看不完。“你得要宠爱自己,不要为难自己。”而面对人生中那么多的选择和诱惑,蔡康永却自有一套“举一反三”的哲学:“我若吃过熊猫吃过的东西,那我举一反三,就知道我不用再吃无尾熊吃过的东西了,更不用再吃犀牛吃过的东西,因为东西吃起来都差不多嘛。”于是,“举一反三”这么一个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词语被他一解释,就多了那么一股独属于他的怪怪味道。如果我们看一个朋友活得很累,那么我们可能不需要去体会,就已经知道这不是我们想要的人生,那就不需要列为选择之一;如果你有过一个LV 的包包,你就知道名牌包包都是是这样的,那你就不用再有Prada 和香奈儿了;你看慈禧太后的满汉全席,我没有吃过猴脑,也没有吃过骆驼,我没吃过东西可多了,没必要因此焦虑。大概吃过一个东西后,我就想,原来山珍海味是这样的,那就够了。于是乎,他的“CAI”式“举一反三”,将生活无限简化了。“但对很多人来说,让他们‘举一反三’简直就是在说风凉话。”他接着又很快推翻了自己的定论,他认为很多人已经过过复杂的生活,吃过所有的山珍海味,所以反过来说要吃回山野蔬菜,要返璞归真。“但你不能让一个还没有享受过人生繁华的人去过简单生活,还没有吃过大鱼大肉,就让人家去吃野菜,那是很无聊的!”那能怎么办呢?“你唯有鼓励他快点享受到,要让他体会到世间华丽的东西,然后让他去举一反三!”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图注:卡其色风衣 Burberry

图注:黑色条纹西装、马甲SIMONGAO金色钢笔万宝龙Montblanc

对话蔡康永iTalk:想拍什么样的电影?蔡康永:我想拍不那么“精致”的电影。现在市场上很多电影都拍得很精致,但是精致的同时可能个性会比较淡。我更希望拍些个性强烈的电影,不需要那么精致的东西。iTalk:“CAI”衣服里藏了很多爱情宣言,有没有打算放一些手写的字进去?蔡康永:因为手写的人家可能洗一洗就掉了,所以还没有开始采用手写。但如果将这个构想做成一个填空题,让穿的人将某些他们认为重要的字眼填进去,我觉得他们就可以拥有一件独一无二的衣服了。iTalk:作为一个很多工作都和“说”打交道的艺人,怎么理解Talk 这个词?蔡康永:“Talk”不是自己一个人完成的,背后一定是在等待着别人的回音。要不然就不叫“Talk”,而叫“Speak”。另外,“Talk”的定义一定来自于有回音。要想做得到有回音,一定要理解“Talk”和“Speak”的区别。比如妈妈杀进儿子的房间,骂他没有把房间收拾好,这是“Speak”,因为她不需要回应。如果这过程只有3 分钟,那算你运气好,但要是3 个小时,你也只能认了。而“Talk”是她走进来想要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收拾,等待着回应的。iTalk:可以理解为“Talk”是一个充满温暖的词吗?蔡康永:“Talk”不仅只是一个温暖的词,也是一个充满期待的词,这恐怕也是这本杂志的精神,“Talk”在期待着人们的回应。

文章来源于《世界都市iTalk》

共3页: 上一页123下一页

化粪池处理车

智能枪柜

杭州西门子冰箱售后维修